搜索结果约 260
矿工下井前后与妻子的合照,对比之下令人感到心酸。
2016-05-04
女工说
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九点半下班,所以刘发明只能利用清晨与深夜写诗。“每天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面对一个浮躁的社会,写诗能让我发现更多生活中的美,让我更加乐观,更加充实。”刘发明说。
2016-05-04
女工说
劳动者的双手创造未来。
2016-04-29
女工说
忙碌后短暂的休息时间中,拆迁工人在工地上现场搭伙做饭,尽管连碗筷都没有,大家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2016-04-28
女工说
在大家的印象里,美容业是一个属于女性的“粉红行业”,顾客和员工几乎都是女性。对顾客而言,美容意味着享受:只要踏进店里,美容师就会送上亲切的问候、贴心周到的服务,许多美容师还与客人保持着长期的友情。而店家会反复教育员工,让她们使顾客忘记这种无微不至的关...
2016-04-13
女工说
“蜗居”也好,“鼠族”也罢,生活在社会边边角角的,并没有“蜗”,也没有“鼠”。他/她们能用几千块将自己养的白胖,能离家几千里,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穿梭流行;一个人是一个世界,多个人就行成劳动大军。
2016-04-15
女工说
经济不景气,各行各业也显得很低迷,低迷的市场也正折射出改革生力军农民工群体的困境:他们只有眼前的苟且,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诗与远方?
2016-04-13
女工说
本文以平实的语言讲述了一个与作者年纪相仿、却有着截然不同生命轨迹的女工的故事,作者“怀着敬佩和尊重之情,倾听她们的声音,希望真正了解她们,更希望通过她们的人生小故事让更多的人看到这群女性平凡中的不平凡。”
2016-04-10
女工说
无论是地铁司机还是车站工作人员、施工人员等等,都要经常上夜班,平均一个礼拜2个夜班是常态。虽然我们都知道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辛苦和不容易,但还是希望大家在日常搭乘地铁过程中,多给他们一丝丝关爱和理解。
2016-04-08
女工说
最近几年,并不少见关注底层保洁女工的叙述。但在很多人心中,为什么她们仍然还是自动吸尘器一般的存在?希望这篇关于保洁女工的文章,能够引起大众的反思。
2016-04-07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