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51
他们打工半生,子女在城市都有稳定工作,本该安心颐养天年,却还是因为各种原因出现在民工市场。
2016-03-03
女工说
马清玉在南京待了五年,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安德门民工市场找工作。大龄女工比找工作比大龄男工困难许多。
2016-03-02
女工说
60岁的李须年在南京待了两年,也没能找到固定工作。招工的老板看到他的白头发,立刻就走了。现在的李须年,说是农民却没有地,说是工人却没有社保。虽然已到花甲之年,还是不得不每天出门干活糊口。
2016-03-02
女工说
即日起至4月20日,发送你认为最想要记录的关于打工生活的照片到“zhongDyin”微信公众号或者jicengsesu@163.com邮箱,参加“我的打工记忆”摄影大赛,就可以赢取丰厚奖品啦!我们的打工记忆,由自己讲述。
2016-03-02
新鲜事
58岁的刘家富经历了十几年的打工生涯,至今漂泊在外。为了糊口,他在美术学院当人体模特,他不知道自己摆出的姿势能表达出什么,也不关心这些年画过他的一拨拨学生里,哪些最终成名成家,他只知道,7个小时50元钱的报酬,是他三天的饭钱。
2016-03-02
女工说
生活总得过下去,也就是需要不停地赚钱。
2016-03-01
女工说
“农民工这个身份就像它的称谓一样,很矛盾。我是工人,也是农民。我生活在城市,但我的户籍,我的一切的关系,都总是在农村。”
2016-02-25
女工说
“最郁闷的就是,我能融入这个城市,但有时候这个城市却容不下我。”
2016-02-25
女工说
阿龙的遭遇是浙江许多小型民营公司员工的真实写照,在这些公司里,每周单休已是奢望,大部分人拿着低微的薪水,挣扎在社会的底层,他们甚至连蓝领的收入都达不到。
2016-02-24
女工说
在外漂泊的我们,何时能踏上“归途”?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