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95
北外食堂女服务生汪化,同时也是一名从未受过专业训练的艺术家。她受到双重力量的撕扯,一边是世俗的压力,一边是敏感、丰富的精神生活。成为单向街书店的驻店艺术家后,汪化拥有了“可以言说的身份”。
2016-07-01
女工说
彭中宣,衡阳祁东人氏,1973年生,今42岁,家里排行第三,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中姐妹三人如今都在深圳打工。
女工说
北京的生活不止有CBD的咖啡和三里屯的鸡尾酒,也可能是5块钱的衣服和10平米的出租屋。
2016-06-27
女工说
建筑工友周大爷讲述了他的日常工作和闲暇生活,以及他和这座城市的距离。
2016-06-22
女工说
遗体搬运工和普通搬运工一样吗?让我们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2016-06-24
女工说
全月无休,三班倒,长期夜班……矿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一位女孩向我们展示了她在山西矿山做临时工的经历。
2016-06-20
女工说
由于第一代农民工多在流动性较大的建筑、家政等行业打工,劳动关系不稳定,多数人没有缴纳社保,他们的养老问题令人堪忧。
2016-06-20
女工说
记忆里的父亲很少回家,等到自己做了父亲,终于明白了他的辛苦和无奈。想要留在身边陪伴孩子,亲历孩子的成长,却迫于生活不能如愿。农村家庭两代人的真实生活。
2016-06-16
女工说
我与一群人,她们来自湖北、湖南、贵州、四川、江西……她们和我。我和她们,挤着、织着、不安、烦躁、焦急。现实的梭子将我穿进生存狭小的针孔,在生活这台机器上转动,织成人生的布匹。
2016-06-14
女工说
媛媛出生在渔村。像村里的大部分女孩一样,她14岁外出打工补贴家用,年纪轻轻就听从家里的要求嫁人。媛媛是世界工厂里众多女工的缩影。在这间工厂里,她们度过严苛、忙碌的一天后,在拥挤的宿舍沉沉入梦。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