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302
在外漂泊的我们,何时能踏上“归途”?
女工说
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他们,年轻时在家务农,又在经济发展的裹挟下不得不抛下孩子进城打工。他们希望通过奋斗改变下一代的命运,却因此在子女的成长中缺席。
女工说
王宇今年一直被老板拖欠工资,现在年底了,被拖欠的4万多元工资还是没有着落,把法律途径都走到头了,希望非常渺茫。为何没有营业执照、拖欠工人工资的厂子和老板可以逍遥法外?
2016-02-02
女工说
30岁的谢岳聪屡次不告而别外出打工,梦想以“成功人士”的身份荣归故里,却挣扎在低收入贫困线上,最后只能被救助站送回家乡。
2016-01-26
女工说
亲们都已经返乡了吗?还是正在回家路上?我们的上一辈也曾像这样往返于家乡与城市之间,来看看60年前的“春运”是什么样的?
2016-01-28
女工说
在大众眼中,网络女主播是凭借美貌和身材吸引观众,轻松赚取“百万年薪”的一群人。如果走近她们的生活,会发现她们也只是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和“打工妹”。她们身份不同却处境相似,满怀着梦想、无奈与妥协在城市里打拼。
2016-01-21
女工说
带着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