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26
作为流水线工人,被线长刁难是怎样的感受?退让并不能解决问题,维护自己的权益才是最有效手段。
2017-12-05
女工说
记得那晚,北京刚刚下过一场透雨。已经连续多日没在下班后出过地下室的我,心血来潮迈着踉跄的步伐跨过两层楼梯站到地面上,贪婪地大口呼吸着雨后北京难得新鲜的空气。
2017-12-08
女工说
工业区的深夜食堂。
2017-12-05
女工说
流动摊档的档主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作为个体独立存在,他们也许不是被困在固定工位上的“螺丝钉”,但也受到这个社会的排挤和压迫,不断被驱逐到城市的边缘,同时还要面临经济衰落导致旅客减少、同行竞争的压力。
2017-11-22
女工说
男上司也曾帮男工一起抬过桶,却在看到我和别人一起抬桶的时候说:“果然招人不能招女的啊,女性就是力气小!”职场性别刻板印象何时休?
2017-11-29
女工说
保安大叔热心帮助找工女孩儿,只因她让自己想起很久没见面的女儿……
2017-11-29
女工说
那年我十七岁,对生活没有太多期许。
2017-11-28
涨知识
选择了做月嫂,就要学会适应各种环境,承受各种压力。睡床条件差和体力上的辛苦都不可怕,难以承受的是精神上的压力、熬夜以及和亲人的长期分离。
2017-11-25
女工说
你的孤独和落魄,都充满光芒,因为你用你的汗水创造了这个世界。
2017-11-25
女工说
拆除出租屋、断水断电、停止地暖供应、关闭工厂……这座城市正在用一切办法将“低端人口”驱逐出去。如今几乎一切质疑的声音都被迫消失,还有谁能维护他们的权利?在这个寒冬,两位工友用诗歌表达了他们内心的无奈和愤怒。
2017-11-23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