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28
近日网传江西讨薪工人在法院门口玩行为艺术,他们利用了最近“抄党章”的流行新闻,说出自己的诉求。
女工说
一位年轻的女工想要寻找正规工作,却落入了骗子的陷阱,被骗走了一个月的血汗钱。在工业区打拼的我们,对这样的故事应该都不陌生。为什么骗子公司可以如此猖獗?又是什么使她在发现被骗后无处求助?
2016-05-19
女工说
之所以用“屁民”二字,绝无侮辱之意,而是我们两个社工学生在陪伴杨大哥去申领被扣押的电动车过程之中,深感城市边缘的劳动者在既定政策法规与程序面前毫无尊严和权利可言,任人摆布、犹如“屁民”,而我也是其中之一。——社工学生拂晓
2016-05-03
女工说
对工人来说,身体和体力是所有的本钱。工人用体力支撑起世界工厂的运作,用身体承受工厂里无时不在的危险。4月28日是国际因工伤亡纪念日,8位曾受工伤的女工面对镜头,讲述她们的痛楚、挣扎与抗争。
2016-04-28
女工说
企业欠供社保情况严重,追缴两年的限制等同剥夺工人获得国家保障的养老金的权利。工人退休回乡以后,没有任何生活费的补助,如果依赖子女供养,又将增加下一代负担, 继续陷入贫穷当中。
2016-01-26
女工说
作为女性,我们在求职时经常被企业“限男性”的条件拒之门外,而这其实是不合法的。一位叫马户的女生,曾因应聘快递员遭受就业性别歧视而将中国邮政告上法庭,并获得胜诉。
2016-01-11
女工说
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几十年来坚守在一线教学岗位上,权益却丝毫得不到保障。
女工说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讨薪名单显示,由黑龙江建成地产公司开发的集贤县“格尔国际小区”、“幸福家年华·商业广场”两个项目,截至发稿时共欠382名农民工(包括邵贵合)661.7万元工资,被欠薪者大部分是高龄农民工。当地警方已对此立案调查,然而“打工爷爷”们要回自己的...
2015-12-25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