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53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迫于生活压力,我开始琢磨自己创业,谁知创业路上也有陷阱……
2019-04-24
女工说
离婚,不仅仅去是民政局办一个手续,更是对自己掌握命运的一种宣誓。
2019-04-12
女工说
本文为“那些年,我掉过的坑”征文大赛的投稿作品。上门拜访的“物业”工作人员,也有可能是骗子,一定要小心甄别哦。
2019-04-08
女工说
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我永远热爱这个小村庄。
2019-04-04
女工说
职业要求你是一台高速运行的机器,需要休息的或者动力不足的就会被很快淘汰掉。没有任何保障,也没有任何退路。而女程序员因为某些偏见和生育责任,总会变成最先被牺牲的那批。
2019-04-01
女工说
他们领着女儿回家探亲,被父母往外推。你们不生崽,就不要到我们屋里来;等生了娃崽,我们放鞭炮欢迎。
2019-03-15
女工说
待到他日,我回家的时候,但愿还能听见它熟悉的吼叫。
2019-03-15
女工说
我们俩独处时,我问表妹后悔没上高中吗?恨父母吗?她抬头望向远处莞尔一笑,举起两只手臂抬过头显交叉式,风淡云轻地说:“年少时心中略有遗憾,不过现在的我更感谢命运中的每一次馈赠,才有了如今的自己。”
2019-03-27
女工说
两个姐姐,初中毕业后,早早出去南方打工。母亲和“大喇叭”翟婶吵架后,铁了心要生儿子,强拉上父亲也去往江南。在故土,她和奶奶相依为伴,从童年再到青春期,她的梦飞过大地。青春开始了,又结束了。
2019-03-15
女工说
在阖家团圆的时刻,有多少铁路工作者坚守在一线岗位,默默无闻。漫长的铁轨上,他们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团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们传递着无尽的感动和温暖。万家灯火通明的团圆夜,他们收获着属于铁路人自己的,平凡而不一样的除夕夜晚。
2019-03-12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