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08
生活在镇上,就像是后娘的孩子。既没有农村的土地,也没有城市的便利。男人打工养家,挣的钱往往只够暂时糊口;女人独自撑起一整个家庭的事务,忙到焦头烂额。两口子必须像永动机一样,日夜不停劳作,一旦哪个人做不了,家里就会乱套,日子都可能过不下去。
女工说
城镇里的年轻主妇们,她们大都是八零九零后,就算没读多少书,好歹也认识很多字。她们有精神生活的需求。对自己或对生活会有要求,像驴一样被生活推着走而不能反抗,她们做不到。也因此,她们才会抑郁、焦虑、绝望。
女工说
我的亲人们居住在距离污染风险区不到1公里的范围内,每次回乡,都有人相继死于癌症。人们常说没有什么可以“感同身受”,但我有一次听到采访对象对癌症亲人离世的悲痛描述时,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2016-02-22
女工说
成为身边人眼里的“中产阶层”,拥有由丈夫和女儿组成的稳定的家庭,每天都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生活,却仍然免不了为钱发愁。每天不敢停歇,看着赚得不少,实际上剩的不多。看着满怀梦想,实际上脆弱得很。
2016-02-18
女工说
邓迎香在村里有很多称呼:“女愚公”、“大嗓门”,还是出了名的胆子大,敢想敢做,比较泼辣。因为她的坚持,让封闭的小山村有了和外界沟通的桥梁。
女工说
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从17岁开始,坚守三尺讲台整40年。 最近三年她的工资才涨到每月150元,并且这点微薄工资只有到年底才能拿到。而正式老师一个冬季的取暖费就比她一年的工资高。
0000-00-00
女工说
一再发生的人祸,找不回的孩子,这次能有所改变吗?
女工说
12月7日,北京启动了首个雾霾红色预警,华北地区再次大面积陷入雾霾的笼罩之中。导致近年来雾霾严重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摄影师卢广拍摄的《钢铁重镇》组图,借助影像的现实说明一个简单的道理:霾的源头其实谁都清楚。
2015-12-29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