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17
东莞一直以制造业而闻名,很多人或许对流水线上的女工的兢兢业业的姿态印象深刻,但她们工作之余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一个女工的业余生活吧。
女工说
对农村出生的孩子来说,读书是“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然而农村地区匮乏的教育资源和学校不合理的管理制度使很多孩子中途辍学。
2016-03-22
女工说
越来越多同志敢于出柜,敢于发声;并通过司法或行政途径,推进政府对问题的重视及改观。秋白是其中一个“突围者”。
2016-03-21
女工说
大张乡的孩子,大多数十八九岁就结婚了,比上一代人的婚姻时间明显提前。有儿子的,希望早早"抢"到一个儿媳妇,大事解决,算清净。有女儿的,不放心女儿出去打工,放了风筝回不来,最好早早定下,守在身边。
女工说
如今的农村婚姻依然是以男性为中心,高价彩礼是“纳征”的延续。但是亲属关系、性别偏好,正在改变。生育男性后嗣是重要的,但不是唯一,“多子多福”不再被作为准则,生了两个女孩且不再生育的家庭越来越多。
女工说
重男轻女造成性别比不平衡的恶果,以及农村婚嫁耗费的巨大成本,已经逐步改变了传统乡土格局。作为资源被交易的女性,与年轻丈夫一起,构成代际剥削的主体。
2016-03-10
女工说
农村"天价彩礼"、"因婚返贫"问题再度吸引世人目光。既有计划生育与传统性别偏好造成出生性别比失衡,城乡二元体制也使农村困境雪上加霜。
女工说
蓝嘴唇,是国际公认对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称呼,中国约有数十万名“蓝嘴唇”病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因疾病陷入贫困。
2016-03-08
女工说
污染企业由沿海城市一步步退到内陆的县城,在商品化和消费文化的刺激下,乡土社会抛弃了对绿水青山的坚守,饮鸩止渴般拥抱高污染工业,资本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却留给环境和工人无尽的伤痛。
2016-02-29
女工说
生活在镇上,就像是后娘的孩子。既没有农村的土地,也没有城市的便利。男人打工养家,挣的钱往往只够暂时糊口;女人独自撑起一整个家庭的事务,忙到焦头烂额。两口子必须像永动机一样,日夜不停劳作,一旦哪个人做不了,家里就会乱套,日子都可能过不下去。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