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45
成为身边人眼里的“中产阶层”,拥有由丈夫和女儿组成的稳定的家庭,每天都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生活,却仍然免不了为钱发愁。每天不敢停歇,看着赚得不少,实际上剩的不多。看着满怀梦想,实际上脆弱得很。
2016-02-18
女工说
邓迎香在村里有很多称呼:“女愚公”、“大嗓门”,还是出了名的胆子大,敢想敢做,比较泼辣。因为她的坚持,让封闭的小山村有了和外界沟通的桥梁。
女工说
山西省陵川县积善村代课教师宋玉兰从17岁开始,坚守三尺讲台整40年。 最近三年她的工资才涨到每月150元,并且这点微薄工资只有到年底才能拿到。而正式老师一个冬季的取暖费就比她一年的工资高。
0000-00-00
女工说
一再发生的人祸,找不回的孩子,这次能有所改变吗?
女工说
12月7日,北京启动了首个雾霾红色预警,华北地区再次大面积陷入雾霾的笼罩之中。导致近年来雾霾严重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什么?摄影师卢广拍摄的《钢铁重镇》组图,借助影像的现实说明一个简单的道理:霾的源头其实谁都清楚。
2015-12-29
女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