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约 129
大娘紧紧拉着我的手说:“家里另一个房子让邻居霸占了。我没有电话,儿子在县里工作就没有告诉他,女儿身体又不好,只好自己来了。”
2018-09-07
女工说
婶婶16岁就来到我们村,后来到县城打工,只为把钱挣。再后来做起了传销,在坐摩的去开会的路上出了车祸,截了一条腿。获赔60万,终于住上了城里的房子。
2018-09-28
女工说
我把他当做敬重的长辈,而他摧毁了我对这个世界基本的信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入一种自我怀疑,刻意与异性保持距离。
2018-09-03
女工说
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真正立身,也没有一个方向可以坚定眺望。
2018-09-06
女工说
这么一个拥有温和、平静笑容的女人,承受了那么多生命不可承受的沉重。
2018-08-27
女工说
你的专业服务提升了企业形象,被老板拿来大肆宣传,甚至深情地喊你为兄弟,但是获利的却是老板。
2018-06-27
女工说
在这个异乡薄凉的街头,在这个夜幕降临的傍晚,我就这样把自己憋了许久的委屈、苦痛、无奈,统统都宣泄了出来……
2018-07-06
女工说
虽然这件事情过去了九年,但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忆忧新。从那时起我的手腕落下了病根,我觉得我当初走进的是龙潭虎穴,是一个恃强凌弱的家庭。
2018-08-02
女工说
记得,我刚搬到城市的时候,发现在超市就可以买到水果、蔬菜、零食、日用品、衣服等各种商品,我不用推着轮椅去很远,在不同的商店之间穿梭,实在是太方便了。
2018-08-15
女工说
而经历了此事的小莉,再也不敢一个人独自上夜班了,一来害怕色魔报复,二来怕再次遇到这样的人。
2018-08-29
女工说